不信马列信鬼神,不信组织信大师 这些党员干部为何堕入迷途

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     2020-10-01 10:49     浏览:1271


9月30日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,福建省委原常委、省政府原副省长张志南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。通报指出,张志南对抗组织审查,搞迷信活动。仅今年以来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已通报24名落马干部从事迷信活动。

通报说明,仍有少数党员干部精神世界迷雾未除,任由封建迷信的沉渣花样泛起,他们有的长期在家烧香拜佛,有的给自己祖坟、办公室调风水,有的指使行贿人给“大师”捐款。这些鲜活的案例更说明,走上歧途的党员干部,把空虚的内心寄托在神佛身上,如同盲人碰上瞎马,只会从悬崖上跌落。

 

少数党员干部深陷迷信 怪事迭出

近年来,被指出从事封建迷信活动的被处分党员干部中,拜“大师”、信风水等情节形形色色五花八门,其中甚至有所谓高学历学者型干部的身影。

——长期烧香拜佛,工作之余焚香诵经。今年4月,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党委原常委、宣传部部长党峰被“双开”,通报第一句即指出其“丧失理想信念,四个意识全无,长期从事迷信活动”。2018年前后,党峰装修房子时在家中发现了几只蝙蝠尸体,认为这是“不吉之兆”。在他人引荐下,党峰赴四川拜入一名“仁波切(活佛)”门下,领取“皈依证”,并在家中专门辟出一间屋子作为佛堂,摆放佛像、转经筒,每日焚香膜拜,念诵佛经。

——沉迷风水,谎称出差参加风水培训班。把风水卜卦当作一门学问潜心钻研,是湖北省咸宁市城市建设资金管理中心原副主任佘朝礼的“业余爱好”。他不仅给自己的祖坟、住所、办公室调风水,给自己儿子改名字,还以出差联系业务为由,利用工作日赴外地参加风水培训班。

——让行贿人给“大师”捐款,利用公权力搞迷信活动。作为一名医学博士,南华大学原副校长全智华患斜颈病后,竟相信自己落病的原因是“对菩萨不恭敬”。为获得“风水大师”秦某指点,全智华让曾中标门诊大楼项目的商人向秦某捐款100万元。“从一个唯物主义者演变成唯心主义者,不信医学,迷信风水,辜负了组织对我的培养。”年近六旬、头发花白的全智华在忏悔书中如此写道。

——公款“念经”,请已故员工吃“散伙饭”。单位解散之际,为将消息“告诉”已故老员工,就找来和尚念经,“请”他们一同前来聚餐。这样荒唐的事情,就发生在宁波市海曙区集士港镇原果木场。作为一名老党员,原果木场党支书朱国平不仅没有制止,反而拿出公款为迷信活动买单。2019年6月,朱国平受到留党察看处分。提起这个案子,调查人员用“令人瞠目结舌”来形容。

事实证明,上述干部从事封建迷信活动的行为暴露之后,没有一个人获得所谓神佛、大师保佑,都受到纪法严肃惩处,付出了惨重的代价。

 

沉迷神佛 归根到底是思想“总开关”失守

党员干部从事封建迷信活动,根源是理想信念出了问题。

中国五矿集团有限公司原总经济师何仁春在日本留学期间,对佛教文化产生浓厚兴趣,相信“转世轮回”“因果报应”等佛教教义。2017年,何仁春与两个朋友在北京香山附近的关帝庙“拜把子”为异姓兄弟,祈祷“财神关帝爷”保佑三人事业成功。

作为一名退伍军人、顶着“海归博士”光环的高学历人才,何仁春却长年笃信佛教,这种“虔诚”背后,是开关失守、精神颓废、堕落迷途。

一些党员干部大搞迷信活动,直接驱动力是对权力的扭曲渴望,政绩观、仕途观产生严重偏差。湖南省株洲市高新区党工委原委员、管委会原副主任马立恒将自己在同一职级“原地踏步”8年的原因归结为“运气不好”“风水不佳”。办案人员在搜查其名下房屋时,发现门框、书架、花瓶上到处贴满了咒符,“只求仕途更进一步”。

“马立恒22岁就给自己制定了一张时间表:‘10年干到处级干部,15年升到厅级干部’。”办案人员介绍,马立恒抱负高、权力欲强,当仕途发展和自己的期待产生落差,就把希望寄托到了鬼神之说上。

对已经犯下贪腐错误的干部,求神拜佛的动因更多则是祈求逃避惩处、平安着陆。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纪委监委第七审查调查室干部邢煜介绍,从党峰从事迷信活动的情节来看,其出发点是祈求违纪行为不要败露,心存侥幸,“临时抱佛脚”,存在宁可信其有、不可信其无的心态。

中国人民大学反腐败与廉政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毛昭晖认为,信仰缺失与腐败行为相伴而生,党员干部失去信仰,将丧失抵御诱惑的意志力,导致滑入违纪违法的深潭,而迷信带来的虚无安全感和自我道德说服又加速了这一结果的产生。

 

严明政治纪律政治规矩 补足精神之钙

对党员干部来说,旗帜鲜明讲政治是第一位的要求。

党员干部搞迷信活动是违反政治纪律。《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》明确提出“党员不准搞封建迷信”。《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》将组织、参加迷信活动明确列为违反政治纪律的情形,为党员干部划出了红线。《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政治建设的意见》指出,要挺起共产党人的精神脊梁,坚决防止不信马列信鬼神。

“从近年查处的案件来看,其实很少有干部不知道搞迷信活动违反了党规党纪。”宁波市鄞州区纪委常委、监委委员张刚军分析,这些干部存在一些似是而非的错误观念:迷不迷信是个人的事,不造成社会影响即可;组织一些活动是回应老百姓的呼声;求神拜佛在民间很常见等等。这让他们进入了思想误区,没有从讲政治的高度认识参加封建迷信活动的严重性。

例如,鄞州区江六村原妇女主任施某在当地庙宇当起“庙长”,参与组织“做佛事”“请菩萨”等活动,被查处后施某表示,以为在庙里做点公益性工作,是在为百姓做好事,没有上升到政治纪律层面。

然而,作为党员干部,必须明白,无论是鬼神之说,还是风水卜卦,就其思想体系而言,都是唯心主义的有神论,和共产党人所信仰的唯物主义无神论背道而驰,也和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截然对立。

对陷入迷信歧途的党员干部,绝不能等闲视之。如果任由封建迷信活动滋生蔓延,就会污染社会风气,极大地损害党的事业和形象。

中国纪检监察学院副研究员王希鹏认为,各级党组织要切实承担起管党治党的主体责任,对党员干部开展经常性的理想信念教育。纪检监察机关应当经常对党员进行纪律教育,断绝“求神拜佛,避祸消灾”的侥幸心理。每一位党员干部要把好至关重要的理想信念关,从思想上打牢远离迷信的坚实基础,驱除邪气,涵养正气,筑牢信仰之基、把稳思想之舵。(张璋)


x